kb100 绳艺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一种等待

时间:2018-02-01 11:58来源:未知 作者:kb100 点击:
(一)突发事件 一个人住的好处就是,洗澡和上厕所不用关门。 大四的学生往往清闲,一是没课,二是实习要么找工作,大学前年做了不少的兼职,画图、设计、前台、家教,赚了一小笔钱,还没有毕业,我便在这个南方的城市付了首付,算是有了间小窝,43平米的房
(一)突发事件
一个人住的好处就是,洗澡和上厕所不用关门。
大四的学生往往清闲,一是没课,二是实习要么找工作,大学前年做了不少的兼职,画图、设计、前台、家教,赚了一小笔钱,还没有毕业,我便在这个南方的城市付了首付,算是有了间小窝,43平米的房子对我来说,够住了。
大四的时光大多数用来实习,我的成绩、样貌也给我谋了一个不错的职业,实习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幌子,我就等着毕业转正,好好的工作,寻找白马王子,组建一个幸福的家。我不愿意和同学们在宿舍住着,这套43平米的公寓,成为了我暂时栖息的小窝。
星期五回家已经是八点了,虽然实习,我工作却比所有的正式员工还认真,周六周日我还要带七个孩子的家教,虽然说女要嫁对郎,但如今还有多少的郎不是狼?寥寥无几。与其想坐着吃软饭,不如先为自己创造空间。
到家了,随便料理了些吃的,时钟指向了九点。累了,该洗澡了。我把大门锁好,把手机拿进浴室,关上家里所有门窗,拉上所有的窗帘,脱下所有的衣服放在盆子里,撒上洗衣粉,倒上水等洗完澡后洗衣服。我走进浴室,不关门,一个人在家,洗澡的时候开着门也无所谓啊,而且门开着,感觉空间广阔,令我心旷神怡,起到放松的作用。
暖暖的水好舒服,进过淋浴,我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天的疲劳洗去了大半,把淋浴头关上,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水,非常清爽。
“瑾景,你的衣服洗完了晾在哪里?”房里传来一个声音。
“哦,挂在晾衣绳上就行了。”我回答道,还在享受这种清爽。
等等,不对,谁啊?竟然!
我冲出浴室,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孩正在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往我牵在卧室里晾衣绳上挂衣服!
“你!你!你是谁!?”我顿时六神无主,大叫起来。
男孩一步跨到我面前,紧紧把我抱在怀里,吻着我。
这是我的初吻……
我的大脑失去了意识,任凭他的手在我身体上抚摸,任凭他的舌头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然后他的嘴唇离开了我的嘴唇……
啊!
我反应过来,“你!”
一块胶带贴到了我的面颊,把我的嘴唇粘住,除了“呜呜”声,我说不了话。
我伸手要将这块胶带撕下了,但是我的手已经被牢牢的绑在了身后,在他拥抱我的时候,他的双手禁锢了我的双手。
“人贩子?绑架?抢劫?我的……”我大脑一片空白,一切来得突然,突然间,我才反应过来,洗完澡我是不穿衣服的,这个陌生人,已经一览无余了我无瑕的躯体。
他却笑了笑,把我推到在床上,继续为我晾衣服,从我职业套装到我的丝袜,再到我的内衣内裤,他一件件晾好,浑然不顾在一旁惊慌失措的我。
还好,他没有绑我的脚,趁他转身的时候,我挣扎的站了起来,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他身边,憋足劲往他头部踹去。只差那么一点,他用右手档主了我的脚,“瑾景,别担心,我不是坏人。”他仿佛没事一样把洗衣服的水倒掉,洗了洗手,用自己的手巾擦了擦水,再一次正视我。
“别担心,我的确很坏,但我不是坏人”,男人说到,“你就称呼我凯子吧,我一会把你嘴上的胶带撕下来,不过不要呼叫好吗,我会一五一十回答你的问题。”
我点了点头。
他在手指间上蘸了点东西,然后顺着我嘴上的胶带,轻松的撕了下来。我深吸一口气,大呼“救命啊!救命啊!”
凯子脸色一变,立即用手捂住我的嘴,“抱歉,抱歉,请你不要呼叫好吗,求你了!”
他的这个动作又将胶带贴回了我的嘴上,我又失去了声音的自由。
我剧烈的挣扎,凯子用他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双脚,从口袋里取出了胶带,在我的脚踝处缠了五六圈,然后抱起我,把我放在了床上。他后退几步,脸上充满了气愤,我知道我自身难保,今夜我将不再干净,没想到这个男孩突然跪了下来,“对不起,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追求你,想给你一个意外,没想到……求求你,绕了我吧!”
我十分意外,男孩开始不停的向我磕头,“求求你,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好吗?求求你,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呜呜!”,我只能这样叫着,这种场面让我更加惊恐,他连续给我磕了好几分钟的头,头都红了,有血迹。
“呜呜呜!”我想说“你起来!不要这样!”但是我被他捆绑着,说不出话,不能扶他起来。
终于他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撕下我嘴上的胶带,我们的嘴唇又碰到一起,我的眼睛湿乎乎的,我知道那是我的眼泪,我不明不白的遭受了这样的经历,失去了我的初吻……不知道我的身体会不会……脸颊上湿湿的,那是他的眼泪!
这会是一个美丽的开始吗?
期待……
 
(二)冷静的心
他抽泣了一段时间,我呜呜的无法言语,六神无主,时钟已经指向了十点三十分。
“呜呜!”我用力的发出声音,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了,捆你捆得太久了吧。”他说,把我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知该说什么,先得知道他想什么,才好以不变应万变。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你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吧。”男孩站了起来,走向我的衣柜。
“不许偷我的内衣!”我脱口而出,男孩没有理我,把我衣柜的门打开了,“别着凉了,穿哪件衣服?”
其实我洗完澡就光着睡觉,除了那几天会穿条小内裤,今天全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不用了,我晚上睡觉不穿衣服的……”我怎么实话实说了,如果这个家伙劫色的话我不就完了,尽管这家伙还有那么帅……但是帅也不能犯罪啊!
“早知道你不穿衣服睡觉,我就托人在你宿舍照你睡觉的样子。”他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问我从哪里来的,想知道吗?”
“爱说不说!我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来的,我就想知道你怎么才走!”看他挺温顺的,吓唬吓唬他没准能把他吓走。
“走?”他没有在衣柜里给我拿衣服,边向我走过来,边说,“我不走,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等你死后我把你安葬好,我才能放心的驾鹤西去。”
“不要担心,我不会对你使坏,除非婚后,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能耐了。”他把我手上的胶带解开,又开始解我脚上的胶带,“至少要等我给你解释清楚,不然我想不到什么办法与你说话。”他把我手脚上的束缚都解开了,没有多余的动作,站了起来。
我揉了揉被束缚了的手腕,问他“你就这么放了我?”
“我又不是来打劫的,只是想做你男朋友!”
“哦”,我应了一声,手猛的抓住他的衣领,侧身,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一个侧身过肩摔,把这个家伙直挺挺的摔到水泥地板上,趁他还没有起来,我坐到了他的肚子上,夹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扼住了他的喉咙,“想不到吧,姑奶奶练过几年柔道的,现在姑奶奶的身体已经被你看过了,初吻也被你夺走了,损失了这么多再让你多看看也无妨,以后蹲监狱里就看不到了,死色狼!”
“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色狼啊”被我称为色狼的家伙自封色狼了,“好身手,不过你这样打算怎么把我送到监狱里去?”
我正高兴制服了他,又有点不知所措了,手机离我远远的怎么报警啊,墙和玻璃都是隔音的,喊救命也没有人听见,再说来了人我这光光的身子……
“瑾景,我知道你的名字。”色狼不知怎么把手抽了出来,把我的手从他的脖子上拿开,一使劲,我从他身上滑了下来,“我也知道你的功夫,要不然我还不敢进来呢。”
他抓住了我的双手,我使劲挣扎,他一把把我推到在床上,用枕巾把我的头蒙了起来,我的脚乱踢,恨不得踢中他的要害,手抓来抓去,终于把枕巾从头上抓了下来,眼前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梦?幻影!我气喘嘘嘘,看看了四周,衣服洗好了挂着,我的手脚上有胶带捆绑过的痕迹,这是真的!
我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把水果刀,冲的厕所里,没人,空空的卧室,就只有我一个人!我把衣柜打开,里面没人,把壁柜打开,里面也没人!门窗都锁得好好的,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哪里走的?
“瑾景,冷静冷静”我对自己说,“他怎么知道我叫瑾景?别想了,别想了,冷静冷静,要有一颗冷静的心,马上要工作了,明天还要做兼职,冷静,好好睡觉,是幻觉,是幻觉,手上的痕迹都是幻觉……”
迷迷糊糊的,听到闹钟响了啦,想伸手去关,手却动不了,压床了吗?那就再躺一会,一会就好了。手脚都动不了,压得好厉害……
我睁开朦胧的睡眼,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曾相识的身影靠在墙角,好像是……那个色狼!
“啊!”我大叫一声,想立刻抓起那把水果刀保护自己,却压根动不了,全身紧紧的,薄薄的毛巾被下面,我的身体怎么了,我想立刻看我的身体,难道我的身体也失去了吗?
靠在墙角的人慢慢悠悠的站起来,看着我说,“你醒了?”
床头柜上的闹钟,闹铃正响着……
 
(三)龙争虎斗
他关掉了床头柜上的闹钟,对我说,“昨晚说不清楚,想好好和你说我知道你很有抵触情绪,想今天好好与你熟悉、了解,好吗?”
“你对我做了些什么!我的身体是不是被你夺走了!”我对他怒吼。
“瑾景,我承认我是有些不好,我有些不良的癖好,很多人都有但是都不会表现出来,虽然你还没有说同不同意做我女朋友,但是我已经在你身上发泄了癖好,对不起。”
他一说完,我的眼泪马上就下来了,“我的一生已经落到你手上了”,我喃喃的说,泪水止不住的流,“要切要剁随你吧”,我觉得人生已经到了尽头,这个人把我埋进了坟墓……
“瑾景?瑾景?”那家伙叫我,我把头扭到一边,不理会他,“要来就来吧,我已经是你的了……”
色狼沉默了一会,“你愿意做我女朋友?”
我流着泪没有说话。
“对了,那几个孩子的家长我都打过电话了,给他们说你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上课,他们问我是谁,还问我是不是你男朋友。”
“生米都煮成熟米了……”我闭上了眼睛。
“是不是我怎样对你都行?”色狼逼问道。
“随你吧,人都是你的了……”
“好,那从今天起,你就做我女朋友,我是你男朋友,做到你成为我老婆的那一天!就这么定了!”他自豪的笑着,我眼里心里都流着泪,很痛。
“瑾景,你尝试着挪动一下身体。”他说,我动了动,我感到睡觉时手都压到身后了,现在手脚还是动不了,也许是心里悲凉……
我的男朋友,这就是我的男朋友,他拿出一块黑布把我的眼睛蒙住,听见他脚步离开的声音……
我落入了黑暗,完完全全的黑暗,一切都结束了,我和生活还没有开始,就如此的凄凉……
大脑已经没有了时间,不知多久,眼睛上的黑布被他拿掉了,露出他关切的眼神。
“少假慈悲”我小声的说,泪水继续流着,他笑着,替我擦着眼泪。
“瑾景,我猜你想歪了,我的确在你身上发泄了,但是你的身体还是完整的,除了你的嘴唇,但是也都交给了我,我很喜欢你。”他继续笑着,“所以我将错就错,逼你同意做我的女朋友,不许改了啊!”
我诧异的望着他,“你对我身体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可能身体太麻了你感觉不到,”他跪到了地上,“我先给你跪下了,我太喜欢你了,原谅我。”
说完,他为我先开了挡住我身体的毛巾被,把我扶着坐了起来,我看着我的身体,天啊!
白白的绳子,在我的脚踝、膝盖上下,大腿密密麻麻的缠绕着,中间还有两根绳子穿过,将我的大腿系的牢牢的,我胸上下也是密密麻麻的绳子,一圈一圈的,将我的胳膊牢牢的固定,双手在背后紧紧的贴在腰上,腰上的绳子也紧紧的缠绕着我。
“怎么样?不喜欢吧,这就是我的癖好,喜欢绳艺,有的说就如编中国结,那是一种绳艺,但是喜欢把人捆绑起来,这是另一种绳艺,我是后者。”他抚摸着我身上的绳子,“原来喜欢自己把自己捆绑起来,但是有一天与你擦肩而过,我的心突然有一种冲动,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
“我没有失身?”我自言自语。
“如果到昨晚我进来的时候之前你没有失身,你就没有失身。”闪电成为我男朋友的色狼回答道。
“你喜欢我?你就把我捆起来?”我不敢相信的问他。
“不喜欢,不喜欢就算了,我能忍得住!”他笑眯眯的对我说,“我不仅是喜欢你,而且好像已经爱上你了,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少来!”我扭动了一下身子,这色狼捆得还真紧,我的手根本抬不起来,“看到你没有伤害我的份上,我就饶了你!”我还是恶狠狠的对他说,尽管是装的,再说我还没有喜欢上他,他居然这样对我!
“好了,瑾景,晚上你睡着的样子真的很美丽,而且你的身子各个角落我都看了个遍,还把你捆了个结实,很恨我吧。”还没有等我说话,他从口袋里掏出薄薄的数码相机,“让你看看你自己多美!”
天啊!一个可怜楚楚的少女,没有任何遮掩的身躯上,白白的棉绳蜿蜒着,胸高高的挺起,诱人的体姿,雪白的身体上软软的棉绳将我的身躯勾勒的如此动人,脚踝、小腿、膝盖、大腿、腰上、胸脯都被绳子一圈一圈的紧紧的捆住,我扭动着身子,绳子不肯放开我,却也不勒着我,一切恰如其分。
“瑾景,漂亮吗?看来你挺自恋的,看自己的身子看得脸红彤彤的,小色色。” (责任编辑:kb100)
顶一下
(44)
50%
踩一下
(44)
50%
------分隔线----------------------------